都是大明星了竟然走不出东北春节的童年阴影
栏目:新闻 发布时间:2020-01-22 21:27

  是压岁钱。虽然大结局一定是“妈替你收着”,但你还是躲不过,高喊着“给孩子”的叔叔阿姨们,和你妈以太极混元功对抗之势,把你夹在中间揉搓推搡。

  是人人都关心你的成绩。虽然那些大人上学的时候,也不是什么成绩很给力的人。

  如果你仅能抢答出以上两种答案,说明你知道的,只是公众号里的东北,那个穿上貂儿街上跑,脱了貂儿去泡澡的东北。

  你正举着个大猪蹄子,啃的满嘴满手油,忽然天空中飘来你妈的声音“来,给大家敬一杯酒”,你要瞬间抹干净嘴上和手上的油,讲出一段为在座各位定制的敬酒词。

  你正从午睡中刚刚醒来,迷迷瞪瞪地走到客厅跟来做客的叔叔阿姨打个招呼,忽然天空中飘来你妈的声音“来,给阿姨表演个劈叉”。是的,表演的就是那种真实的劈叉。

  我以为走出了东北的童年,这世界上就不会有节目单藏在盲盒里的,文艺汇报演出了。

  黄渤站在直播现场,他不知道等着他的任务是什么。在过去的几天里,黄子韬、ONER、老舅、胡海泉、张杰、谢娜、老四也都这样一脸懵逼地站立过。

  他们面前有几种盲盒,“才艺、游戏、私人物品、666”,观看直播的快手用户,最高票投给了哪个盲盒,就决定了他们直播的走向。

  第一个直播的黄子韬,在最初略显叛逆,当盲盒抽出要他包饺子时,他推说不会包。

  他甚至一度想通过段子夺回主动权,当用户为他投出的盲盒要求他唱歌时,他掏出手机播了一首自己的歌。

  但没有一个东北孩子能走出才艺表演的春节宿命,最终,黄子韬被投进了“你画我猜”的游戏,他不得不展示自己“灵魂画手”的画功。所谓“灵魂画手”,就是你无法通过视觉体会到他画的是啥,主要靠灵魂感应。

  在黄子韬之后直播的ONER,会让我想起了别人家的那种,“热爱舞台”的东北孩子。

  他们用户投票盲盒的指挥下,先后进行了弹吉他、花袄走秀、为粉丝抢年货大礼包、指压板推手的游戏。你明显听到他们都气喘吁吁了,可还保持着活泼的直播状态。

  老舅、胡海泉、张杰、谢娜、老四;他们被盲盒选择玩游戏、送福利、唱《老铁情歌》,吐槽家长里短,分享健身秘籍。

  每个明星都不知道游戏的下一环走向哪里,在这个叫“明星真会玩”的直播,其实更是每个明星都要学会和看直播的用户,一起线

  这些赞,有的赞了留守儿童山村小学里,带着孩子做美食的校长;有的给了在快手上讲化学的,牛津大学的化学博士。

  有的赞了逃离北上广,回到家乡想把非物质文化遗产麦桔画发扬光大的90后女孩;有的给了,无极4注册教漂在异乡的女孩们怎么保护自己的cos女侦探。

  有的赞了工地的烟尘里翻跟斗的齐天大圣,有的给了在造船厂讲解造船技术的一线工作人员。

  点赞是什么?站在产品的角度,那是流量、是日活、是商业变现的能力。但其实,那也是一次观看者和表达者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。

  2005年8月,超女总决赛,李宇春以352万的票数摘得冠军。这个票数,在今天听来,基本不会给大众什么数据认知上的冲击感。

  但在那个夜晚诞生的另一个数据,至今仍然可以拿来佐证当时是怎样一场狂欢。

  2005年央视春晚的收视率为36.7%,2019年春晚的跨屏收视率为30.07%。

  面对被投票选出的李宇春,曾经有人说,这是一场娱乐狂迷症;也有人说,这会把电视节目带向娱乐至死的方向;李银河用她的学者身份预测,这是”跨性别主义”的胜利;更上价值的悲观说法是,这是娱乐的催泪弹、民主的催眠剂。

  而十五年后,被最广泛认同的影响是,李宇春开启了在那之前,不存在于公共表达空间之内的中性之美。谈起当年登上时代周刊,李宇春说“不是我上的《时代周刊》,是节目”。

  站在舞台上的爱豆,站在大街上向路人借手机投票的粉丝,在各自的当下,他们达成了一次认同。但放眼一个较长的时间轴,其实他们共同打开了世界的一个盲盒,照亮了一种审美。

  但这是与上一次不同的互动连接,粉丝不再站在爱豆身后,而是站在主播面前。他们的关系不是“爱的供养”,而是彼此影响。他们不仅通过表达获得更多认同,也通过投票输出个性化表达。

  我会觉得快手是一个盲盒制造机,里面有无数个小盲盒,无数个关注者和表达者同在的盲盒。每一次表达、每一个点赞,都在塑造内部构造的盲盒。

  他们因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表达风格而被点赞,他们因为被关注,有了更好的生活。

  十五年后的春晚前夜,快手用户盲盒,决定直播中的明星去干啥。这场“明星真会玩”的直播,不仅仅是快手独家互动春晚的一次预热活动,更是生长于普通人的互动方式的向上升级。

  “蓝色光芒下,她黑衣皮裤,缀满银色水钻,双臂张开,眼神温柔狂野———每一次,看到那张图片,我都相信我看到了一个若干年后的巨星。每一次,我都只能以四个字来形容:‘芳华绝代’。我曾经喜欢过一些人,但当时我不知道”。

  2005年8月27日,还没成为周云蓬前女友的绿妖,在《新京报》上发表了这段文字。

  十五年后,也许有人会看着快手说,“我曾经会喜欢一些人,但在这之前,我没有机会知道”。

  Ps:即将到来的除夕,作为2020年春节联欢晚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的快手,将在

服务热线
4008-229682
sitemap sitemap